粗炼与精炼加工费背离 原料紧张形势难改

发布人: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20/7/24 16:17:00 浏览19次

2020-07-23  SMM

 

6月,SMM铜精矿指数(月)报51.71美元/吨,环比下降1.76美元/吨,为连续第3个月下滑;而6月国产粗铜加工费报1100-1200/吨,均价环比上升150/吨;6月进口CIF粗铜加工费报125-135美元/吨,环比上升5美元/吨。自3月开始,因海外原料受到疫情干扰,TCRC同步开始走低,但6月粗铜加工费率先回升,尤其是进入7月后,TCRC走势背离加剧,717SMM铜精矿指数(周)报49.85美元/吨,TC成交中枢已下破50关口,而国产粗铜加工费到厂价目前约在1300/吨,进口CIF粗铜加工费已至140美元/吨水平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粗铜作为铜精矿生产电解铜过程的中间产品,矿产粗铜占到了粗铜来源的绝大部分,因而其供需形势与铜矿供需存在较强关联性,TCRC走势通常较为相近。但在6月之后,在矿端供应仍旧紧张,海外CCS以及国内部分粗炼厂进入检修的情况下,RC为何独立于TC走势出现大幅上涨?

 

根据SMM分析,TCRC虽然具有较强相关性,但二者反映的是铜精矿与粗铜市场各自的供需情况,而废铜产粗铜部分作为国内可流通粗铜的重要组成部分,对粗铜加工费存在明显影响。因此需要对铜精矿与粗铜市场供需分别分析: 铜矿方面,虽然秘鲁矿山开工率持续回升,根据政府计划至6月底矿山基本完成复工,开工率提升至80%以上。但一方面智利新增确诊人数维持较高水平,叠加境内部分矿山薪资谈判面临罢工,供给端不确定性持续;另一方面,国内铜精矿在二季度去库较多,部分炼厂原料库存已接近安全边际,补库意愿较强采购增加,供需两侧均对TC存在较大压力。 而粗铜方面,由于铜价持续上涨,5月下旬开始,国内外废铜供给率先恢复,废铜价格优势明显,挤占粗铜需求。另一方面,6月开始海外物流恢复,7月可装运粗铜货源增多,进口粗铜货源宽裕。冶炼厂自身粗铜长单供应恢复后,也减少在零单市场的采购需求。因此,粗铜加工费出现上涨。因国内来自危废再生行业粗铜供应增加,部分炼厂减少现货市场采购,大幅上调国产粗铜加工费报价,带动国内价格上涨更为明显。

 

那么,粗铜加工费的上涨能否缓解目前国内铜原料供应紧张局面呢?

 

SMM认为,铜精矿与粗铜作为电铜生产原料存在部分替代关系,近期粗铜加工费的上行能够一定程度缓解国内铜原料紧张局面,但作用相对有限,原因有以下几点。1、大部分粗精炼一体炼厂原料结构中铜精矿与粗铜比例相对固定,原料来源主要依赖铜精矿,在粗铜加工费较具优势情况下下也不会明显增加粗铜采购比例。 2、粗铜加工费上行主要受到废铜产粗铜部分供应增加拉动,而这部分更多是由于铜价上涨,国内渠道商手中库存释放所致,并非国内废铜供应增加,且海外欧美等国在疫情影响下未来废铜recovery rate存疑,预计废铜供应短期快速流出后难以持续,粗铜作为中间调节品仍有需求支撑,加工费上行空间有限。3、赞比亚、刚果等粗铜产地6月物流状况改善,前期积压库存发出,因此国内在7月有粗铜集中到港,也是粗铜加工费抬升的重要因素。但随着这一轮集中到港结束,未来粗铜供应预计受到铜矿原料紧张的影响也将减少。

 

而于铜矿而言,由于今年二季度部分大型矿山尤其是秘鲁境内矿山disruption较高,虽然目前开工率已基本恢复至正常,但损失部分较难追回,如智利能在下半年维持铜矿正常生产,预计国内铜矿原料将在较低库存下维持紧平衡局面,但若智利目前存在的铜矿供应风险确实发生,则铜原料供应紧张情况或将加剧。

Baidu
sogou